羊头牌的中文规则

拜仁球迷都知道,羊头牌是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的主营业务(雾)。成为一名合格拜仁球员的前提是学会打羊头牌(Schafkopfen)。

尽管羊头牌发源于19世纪前三十年,但中文世界对羊头牌的认知还聊胜于无。中国拜仁球迷只能看着穆勒、诺伊尔、胡梅尔斯和已经退役的拉姆等人玩牌,却不知道他们究竟在玩什么,以及这牌究竟有何魔力。

作为拜仁球迷,我翻译了羊头牌中文规则 ,以飨读者。
继续阅读“羊头牌的中文规则”

“膜蛤”的模因与迷思

本文使用模因、迷思等传播学理论对中国互联网上的“膜蛤”现象进行了初步探究,对“膜蛤”的发展历程进行了追溯,并在回溯中发现其制造迷思的机制。最后本文提出了对“膜蛤”现象进行进一步研究的若干研究方向。
利益相关:本作者与江泽民总书记同一天过生日,江主席的家乡离作者家乡车程约1.5小时。

继续阅读““膜蛤”的模因与迷思”

布迪厄《艺术品味与文化资产》导读

感知活动必牵涉到无意识符码

问题:为什么感知活动必然牵涉到无意识符码?

因为——立即而恰当的「理解」活动需要特定而苛刻的条件,而这些条件是不可能达到的,因而,人们对文化符码的「理解」常常并不是立即而恰当的,是一种虚假理解。

虚假理解就是——人们没有意识到作品是经过编码的(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?),而是由个人日常生活的经验来阐明符码。(所谓率真的「新奇眼光」,实际上是一种「误解」,只不过是「美丽」的错误罢了。)这个过程是无意识的。(为什么说是无意识的?)

继续阅读“布迪厄《艺术品味与文化资产》导读”